【刀剑乱舞】审神者养成日记02

文中内含玛丽苏、all婶向,大量私设,ooc,不喜慎入

=======================================

审神者,3岁

审神者也到了去幼儿园的年龄,时间政府替审神者办好了户口和入学手续。烛台切光忠对着炉灶感慨说:“哎,主公大人渐渐成长,迟早有一天会不再需要我们吧。”

歌仙兼定安慰说:“这不是好事吗?主公大人迟早要独立的,虽然……总是会觉得寂寞呢。”

早上,审神者吃完早餐,压切长谷部就送审神者去幼儿园,一个小时后,压切长谷部抱着审神者回来了。

药研藤四郎问:“长谷部桑为什么带着主公大人一起回来了?”

压切长谷部抱着怀中泪眼朦胧的审神者,激动地说:“你们不知道,到了幼儿园后,主公大人哭的有多惨。我长谷部身为主公大人的忠实仆人,让主公大人哭的这么惨简直是犯罪!所以就把她带回来了!”

药研藤四郎无奈地微笑:“这样不行的啊,主公大人迟早要长大,和社会接轨。跟着我们这群老古董会被时代淘汰的。歌仙先生,你去送主公大人上幼儿园吧。”

一个小时后,歌仙兼定抱着审神者回来了。

石切丸无奈地问:“这次是因为什么?”

歌仙兼定说:“我,到了幼儿园后,发觉那里的环境不适合主公大人成长!”

“为……为什么?”

歌仙兼定说:“我在幼儿园的栏杆外,看见有可怕的男孩子撩女孩子的裙摆!万一主公大人也被他们这样对待,那该如何是好?”

“……”石切丸汗颜,“那么,就由我送主公大人去上幼儿园吧。”

石切丸去了,但他久久没有回来。入夜了,因今晚审神者不在,石切丸又没回来,本丸的众人都有些担心,晚饭也没吃几口。

深夜,药研藤四郎、歌仙兼定、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坐在玄关,等待石切丸回来。石切丸终于回到了本丸,审神者已经趴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怎么样怎么样?”

石切丸不好意思的说:“那个,真是对不起,我到的时候,幼儿园已经下学了。”

“……”

第二天清晨早餐时分,宗三左文字给审神者一口一口的喂饭,众人开始讨论幼儿园的问题来。

药研藤四郎说:“时间政府要求我们必须将主公大人送去幼儿园,但是,幼儿园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呢,主公大人又哭着喊着不愿意走。”

歌仙兼定说:“说的没错,万一幼儿园地震该怎么办?”

压切长谷部说:“万一老师体罚主公大人该怎么办?”

膝丸点头:“人贩子之类,冒充主公大人的家长,其实想把主公大人拐卖到不良的地方呢?”

笑面青江微笑:“而且,总有些怪叔叔喜欢对主公大人这个年龄的小女孩下手呢。”

“诶?潜规则?好可怕呢!”

“我觉得主公大人还是待在本丸最好呢。”

烛台切光忠瀑布汗:“你们……都想太多了……”

宗三左文字叹息,说:“既然如此,那就再送一把短刀去幼儿园,贴身保护主公大人吧。这样一来,也不怕主公大人被坏人带走了。”

……

本丸陷入了沉默,随即,众人都开始打量短刀们。

一期一振问:“秋田,你愿意上幼儿园吗?”

秋田藤四郎说:“愿意,我会好好保护主公大人的!”

鸣狐说:“但是,秋田怎么看也不是三岁的样子吧,说起来,本丸最矮的刀是谁呢?”

众人扫视一圈,目光集中在了两个人身上。

小夜左文字,萤丸。

歌仙兼定笑说:“有萤丸大人在,我就安心了。”

宗三左文字担忧地说:“但是小夜在幼儿园会不会和别人相处不来呢?”

明石国行摸摸萤丸的小脑袋,说:“啊咧啊咧,我都没注意到,萤丸的身高居然可以上幼儿园呢。我这个做监护人的真是很不称职呢。”

萤丸说:“国行,你是想和我手合吗?”

确定了保护审神者的贴身刀后,药研藤四郎撰写提交户口申请的报告,忽而,他又愣了一下。小夜左文字、萤丸,取什么名字好呢?算了,随便取吧。

因小夜左文字和萤丸要陪着审神者一起上幼儿园的缘故,接送审神者的任务便交给了江雪左文字和明石国行。

五人终于到达幼儿园,因萤丸和小夜左文字陪伴的缘故,审神者并没有哭闹。幼儿园的老师看着面前这五个人,挨个确认:“小夜左文字的家长……是谁呢?”

江雪左文字说:“是我。”

“小夜先生,是吧。”老师再看向另一人,“那么,明石萤丸的家长是……”

明石……萤丸?

不知为何,萤丸有一种拔刀的冲动。

明石国行说:“我,明石国行。”

“那么,六条先生今天来了吗?”幼儿园老师说,“昨天一共有三名家长送六条同学来幼儿园呢,哪一位是六条先生呢?”

“……”

明石国行说:“我们是六条先生的朋友,他早已去世了,所以就由我们这些好友共同抚养六条。”

江雪左文字点头。

“啊,这样啊。”幼儿园老师明了的点点头,看向审神者的目光多了一分同情,“我明白了,我会好好照顾六条同学的,请两位先生以及您们的好友们放心吧。”

审神者向幼儿园老师颔首:“请多指教,老师。”

“请多指教。”萤丸和小夜左文字也随着审神者一起颔首。

幼儿园老师笑说:“啊咧,六条同学真是有礼貌,你们将她教的很好呢。”

幼儿园的问题,终于告一段落了……吗?

这一天,明石国行和江雪左文字来到幼儿园时,小夜左文字、萤丸和审神者都在园长办公室罚站。明石国行和江雪左文字一起到了办公室时,园长十分愤怒,气冲冲问二人:“你们,就是他们三个的家长把?”

“是。”明石国行看着抿着小嘴、灰头土脸的审神者,和一派悠然的萤丸和小夜左文字,问,“发生什么事了?”

园长说:“他们三个和其他的小朋友打架,把其他小朋友都给打伤了!”

江雪左文字皱眉,说:“有人打了主……六条吗?”

审神者低头,泪眼朦胧,十分委屈的捏着小手:“江雪尼桑,国行,是其他人来抢我的玩具,还要脱我的衣服,小夜和萤丸才打他们的。都是我的错,和小夜萤丸没有关系。”

明石国行问:“那个……萤丸,你们打了几个人?”

萤丸说:“大概……全班的人我都打了吧,小夜打了几个人,也把老师打了。”

“为什么连老师也一起打了?”

萤丸说:“老师要用很长的藤条打大小姐。”

小夜左文字点头说:“恩恩,为了保护大小姐。”

园长说:“我不管六条是谁家的大小姐!总之,你们的孩子将其他的小孩都打伤了,请你们务必给一个交代,否则,我就把这三个人开除!”

明石国行叹息:“还真是遇到了麻烦的状况呢。”

萤丸咕囔着小嘴:“我就是见不惯一群人一起欺负大小姐,大小姐没有理由因为优秀就被人嫉妒殴打。”

明石国行无奈地说:“萤丸,少说两句吧。”

江雪左文字说:“没关系,我们选择退学。”

明石国行问:“诶?你说真的吗?”

审神者说:“不要啦,我好不容易才和这里的小伙伴混熟了。”

江雪左文字说:“这个幼儿园……环境不好,歌仙先生曾经再三嘱咐,如果幼儿园环境不好,无论政府下达任何命令,我们都要坚持退学。这是原则。”

园长原本只是说说狠话,想让江雪和明石给其他孩子的家长们道个歉,谁知道江雪左文字如此不识场面,园长也没必要给他好脸色看,便说:“那就退学吧!”

回到本丸后,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震惊。

“退学?”药研藤四郎的眼镜跌落在地上,“但是,时间政府……”

江雪左文字说:“我们没有理由处处听从时间政府的,幼儿园那边也表达了意见,相信时间政府会理解的。”

三日月宗近说:“最好别这样。时间政府本就不是单纯为了教育主公大人才坚持让主公大人去幼儿园学习。”

莺丸说:“恐怕,就是怕未来本丸出现不听差遣的情况,所以才要让主公大人入幼儿园学习,接受新的现代化教育。”

烛台切光忠点头:“三日月殿下和莺丸殿下说得没错,但是,既然幼儿园已经安排主公大人退学了,相信时间政府会再想办法吧?”

审神者学着烛台切光忠的样子,故作老成的点头:“说的没错,所以,这件事我明天会处理好,大家不用担心了。”

不出众人所料,当晚,幼儿园园长亲自打电话来道歉,并邀请审神者三人明天继续去上学。药研藤四郎故意叹息一声,说:“对不起,园长,大小姐现在还在哭,吵着闹着不愿意去幼儿园呢,请过两天再说吧。”

“诶……实在是太抱歉了,我已经把所有学生都教训了一顿,请两天后务必再来幼儿园。我会亲自向六条同学道歉。”

“我明白了。有劳您致电来。”

第二日清晨,药研藤四郎告诉大家幼儿园园长态度的转变。

歌仙兼定想,肯定是时间政府向幼儿园施压了,所以幼儿园园长的态度才陡然转变。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也是,不敢打小夜和萤丸,就对审神者下手,都是些欺软怕硬的人呢。歌仙兼定越发觉得不能送审神者去幼儿园了:“果然,这个幼儿园的环境十分不好呢。”

数珠丸恒次说:“歌仙先生太愤世嫉俗了。生而为人,本就有许多的无奈和不得已。这也是常态。”

审神者说:“那么,我今天还要不要去幼儿园?我准备了很多的礼物,想要送给大家呢。”

压切长谷部无奈地叹息,他强调说:“主公大人,那些人可是打了你呀,为什么你还要送礼物?”

审神者说:“不不,明明是萤丸和小夜打了他们,青江告诉我,要适当的表现出我的仁慈,才能在幼儿园做老大呢。”

数珠丸恒次皱眉:“青江,不要过早的教主公大人这些东西。”

笑面青江说:“主公大人迟早要统御整个本丸,早些学会这些东西,才能和时间政府打交道啊。”

年幼的审神者还不清楚,时间政府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只见过零星一两个时间政府的工作人员。但是,审神者隐约意识到,时间政府并不简单,就好像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也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评论 ( 4 )
热度 ( 79 )

© 孙尘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