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审神者养成日记03

文中内含玛丽苏、all婶向,大量私设,ooc,不喜慎入

=======================================

审神者,4岁未满

在江雪左文字和明石国行接幼儿园三人组回家之前,老师面含微笑的问他们:“说起来,现在有很多的兴趣班呢?六条同学、小夜同学和明石同学要不要报一个?”

明石国行问:“有哪些兴趣班呢?”

“比如剑术班呢。”幼儿园老师觉得这三孩子都很适合学习剑道。

明石国行摇头:“不用。”

本丸全是剑道高手,为什么要去兴趣班学?

“那么英文班和数学班呢?”

明石国行问:“还有什么班?”

老师细细数着:“钢琴、小提琴、插花、茶艺、舞蹈之类的,总之很多吧。”

“这样啊。”明石国行无奈地看了眼江雪左文字,却见江雪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由得叹息,“我今晚和孩子的母亲商量一下吧。”

回到本丸后,明石国行径直去了烛台切光忠的部屋:“主公她妈,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主公……他妈?烛台切光忠扶额:“明石大人,请正常的叫我就好。”

自从审神者开口喊烛台切光忠叫麻麻之后,烛台切光忠就收获了一大堆儿子,甚至有时,鹤丸国永也调皮的喊烛台切光忠做妈妈。这可真是一点都不帅。烛台切光忠无比羡慕被叫papa的石切丸,实在不行,像三日月宗近那样,被喊爷爷也可以啊。

明石国行笑着说:“今天来,是有事想跟你商量。幼儿园的老师提起要让主公大人上兴趣班。”

“这个……应该让大家一起决定吧。”

明石国行摇头说:“如果是让大家一起决定的话,肯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意见的。所以我觉得这种事还是几个人商量就好。”

这时,江雪左文字也跟歌仙兼定和药研藤四郎提起了这件事。歌仙兼定问:“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商量呢?”

江雪左文字面无表情:“如果是青江先生,会提议教主公大人喝酒。”

“……呃。”

“如果是龟甲先生。”江雪左文字说,“他大概会提议教主公大人捆绑。”

说的很有道理,他们一下就觉得江雪左文字的这个决定是明智的。

歌仙兼定说:“我希望能将主公大人教成风雅的名媛淑女呢。学习插花啊,茶艺之类。”

药研藤四郎扶了扶眼镜:“主公大人也可以学解剖。”

正在马当番的陆奥吉守行打了个喷嚏,他忽然感受到一种刻骨的寒意,又令他想起被药研支配的恐惧。

这几天,五个人心里都装着兴趣班的问题,都各自与身边的刀剑讨论,原本说要保密的事,整个本丸也全都知道了。

石切丸说:“灵力修行也是主公大人的必修课呢,就由我来教授吧。”

审神者坐在三日月宗近怀里,依偎着他,说:“爷爷,papa,我想学习剑道。”

和泉守兼定说:“剑道的话,当然是由我最帅气最厉害的土方先生的爱刀,和泉守兼定来传授咯!”

大和守安定说:“我和清光也可以传授。”

三日月宗近微笑:“哈哈哈,我能够理解你们的好意,但是主公大人现在还没有打刀高呢,能拿的动剑吗?”

审神者说:“我可以先从短刀练起。”

药研藤四郎说:“那就让主公大人和我的弟弟们一起,先从短刀开始练习吧。”

太郎太刀点头:“恩,勤修不缀的话,总有一天也能够运使我的本体。”

加州清光说:“你说真的吗?主公大人可是女生呢。”

太郎太刀说:“以主公大人现在的灵力成长速度来说,大概等她成年,便可运使。”

大概刀剑们唯一确定能给审神者上的兴趣班就是剑道班和灵力班,分别由药研藤四郎和石切丸教授。

歌仙兼定对此是有意见的,他叹息说:“剑道之类,可不是淑女风范呢。是淑女的话,也应该学习插花、茶艺、礼仪之类的呀。”

莺丸说:“那就由我来督促主公大人的茶艺吧。”

其实莺丸就是想喝茶。

鹤丸国永说:“那么,琴筝之类的,主公大人也得学啊。不通音律怎么行呢?”

“还有书法。”歌仙兼定说。

审神者听来听去,开始计算去上这些兴趣班之后还有多少玩耍嬉闹的时间,结论是,无。

“我觉得,剑道和灵力是我作为审神者的本职,但是礼仪啊、音律之类,应该不需要吧。”审神者笑着对大家说。

“怎么可以?”歌仙兼定强势的说,“我们的主公大人必须是名门风范,高贵典雅,才华横溢,就像美丽的艺术品,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

但审神者真心觉得,这些,只会占据她的玩耍时间。审神者用扑闪扑闪的小眼神求助萤丸,萤丸会意,鼓着小嘴和短刀们说:“呐,如果主公大人真的上了这么多的兴趣班,大家就没时间和主公大人一起玩了噢。”

短刀们和加州清光闻言,立刻抗议起来。

“不要!人家想和主公大人一起玩!”

博多藤四郎说:“说的是,我还想教主公大人炒股呢。”

“博多,你不要教主公大人这种奇怪的东西。”药研藤四郎叹息,显然他没有意识到,提议让审神者学解剖的他并没有资格说这话。

一番讨论下,大家还是确认了审神者的兴趣课程。

剑道课和灵力课是必修,音律课是歌仙兼定强烈要求,再由审神者自己选了一个爱好,茶艺。

鹤丸国永说:“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为什么主公大人选择茶艺课呢。”

审神者的小脑袋蹭蹭三日月宗近的胸口:“我想给爷爷、小狐和莺丸泡茶。”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抚摸审神者的小脑袋,“真是劳烦主公大人惦念我这个老头子呢。”

小狐丸说:“主公大人能有这份心意,小狐就很感动了。”

审神者转向小狐丸,喊着说:“那么,想要小狐公主抱。”

“好啊。公主抱。”小狐丸横抱起审神者,审神者躺在小狐丸怀中,小手摸摸小狐丸的毛发,说,“小狐的毛发好舒服,晚上想和小狐一起睡。”

小狐丸笑的越发温柔:“好啊,今夜我来夜袭主公大人。”

压切长谷部骂道:“住手!你这家伙想对年幼的主公大人做什么?”

龟甲贞宗说:“夜袭?这可是我的台词。”

审神者天真的笑了:“这就是传闻中的,寝当番吗?”

寝当番……小狐丸皱眉,本丸绝大多数人都对这个名词十分反感,寝当番,不就意味着他们要轮番对主公大人——被本丸刀剑视若珍宝的审神者——出手吗?小狐丸不知道别人,他只知道如果有人敢,哪怕是让他战至碎刀,也一定要杀死他。

气氛一下沉重起来,三日月宗近摸摸审神者的小脑袋,语重心长的问:“主公大人,是谁告诉您寝当番的?”

审神者说:“前几天的审神者大会,政府里有个大叔问我,我的本丸里开设了寝当番没有。我问那是什么,大叔说,就是和刀剑夜袭之类,抱在一起睡在一起之类。”

刀剑们想,恩,听起来,好像……没毛病。众人不禁盯视烛台切光忠——这个在审神者三岁之前霸占所有侍寝机会的男人。

烛台切光忠汗颜:“我……什么都没做。”

龟甲贞宗握住审神者的小手,说:“主公大人,您长大后,想做谁的新娘呢?”

龟甲贞宗深情地盯着审神者,审神者被盯得毛毛的,一把挣脱开龟甲贞宗。她喊说:“萤丸!”

“诶?”萤丸懵逼。

审神者微笑:“萤丸很可靠呢!在幼儿园的时候总是和小夜一起保护我,有人欺负我,还帮我报复回去,我最喜欢萤丸了。”

萤丸的脸可疑的红了起来,压切长谷部逼近萤丸:“萤丸……你这家伙,竟然敢对主公大人出手?”

“诶?我……跟我有什么关系?”萤丸慌张地说,“再说,不是大家要我在幼儿园照顾好主公大人吗?”

“为什么不是我啊?!”龟甲贞宗抱怨说。

审神者说的有些敷衍:“龟甲的话,我也很喜欢呢。如果龟甲不总想着在晚上把我绑起来的话……”

这话一出,本丸所有人都看向龟甲贞宗,眼神跟飞刀子一样。烛台切光忠微笑着拍了拍龟甲贞宗的肩,说:“龟甲先生,从此以后,你不准靠近主公大人,明白了吗?”

“诶?”龟甲贞宗说,“不行!我可是深爱着主公呢!”

审神者往小狐丸怀里钻了钻,表示了自己对龟甲贞宗的嫌弃。

“主!!——”


评论 ( 4 )
热度 ( 96 )

© 孙尘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