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迷乱12(R18,all婶)

all审文,内含玛丽苏,R18,OOC,大量私设,小学生文笔,不喜慎入。

本章无肉,信息量较大。保持独立思考非常重要,不然就会被牵着鼻子走了。

============================================

夜晚,审神者躺在数珠丸恒次的怀里,两具赤luo的身躯看似亲密无间的贴合着。审神者就像一个好奇宝宝,问着数珠丸恒次这样那样的问题,数珠丸恒次便极有耐心的一一回答。这一点,使审神者很满意。数珠丸恒次是个守信用的出家人,她相信他不会打诳语。

“有一点,主公大人是否明了?”数珠丸恒次说,“无论这个本丸究竟在谁的控制之下,但主公大人是控制的关键。”

“我明白。”审神者说,“真正能够安排刀剑的活动,并握有刀剑生杀大权的,也仅仅只有审神者而已。”

“没错。所以,本丸中哪一派能够控制主公大人,哪一派就能掌握这个本丸所有刀剑的命脉。”数珠丸恒次说,“但是主公大人十分聪慧,这并不利于他们控制您。所以,才需要一期一振出手,通过各种方式击溃您的精神和意志。”

“控制我……能有什么好处?”审神者不禁苦笑。

“这个本丸的大多数刀剑,都是权力与高贵的象征,但在他们以人形被主公大人召唤到现世之前,并不知运使权力的感受。”数珠丸恒次说,“主公大人赋予了刀剑人形,便相当于赋予他们新的生命。就像孩子探索世界一般,刀剑也想感受这个世界的奇妙,用他们从前的见闻去感受这个世界,其中就包括了,对权力的运用。”

就像鹤丸国永所说,失去惊吓的人生,是索然无趣的。对于大多数刀剑来说,千百年的岁月,大多数时候是在无聊无趣中渡过。而刀剑本身就具有斗争与杀戮的天然属性,这使他们在获取人形后,也会热衷于争斗。

“但并不是所有的刀剑都投入了这场斗争中来,不是吗?”

数珠丸恒次点头:“刀,只有一面开刃。开刃的这一面是用于杀敌。而另一面的刀背,则是用于防御和守护。争夺主公大人控制权的战斗,危险重重,实力不济的刀纵使对主公大人有爱慕之心,纵使对本丸大权有争斗之心,亦不会用自己和亲人的性命做赌。原因很简单,虽然主公大人可能不爱听。”

“我知道。”审神者说,“我非常清楚,我在各方面,都比不上刀剑们的任何一任主人。而刀剑,只会为他们唯一效忠的主人而死。”

“但也有例外。”数珠丸恒次说,“压切长谷部和山姥切国广,至少就是全心忠于主公大人的。”

审神者叹息,她十分清楚这两把刀剑效忠她的原因。长谷部只是需要一个完成自己“尽忠职守”责任的对象,得到他在织田信长那里得不到的存在感。而山姥切国广,则是全心全意回报审神者对他的器重和爱护。说到底,都是因他们的过去而致使的心理阴影,并非因为审神者足够优秀。

审神者盯着数珠丸恒次,说:“一期一振告诉我,真正控制这个本丸局势的另有其人,这个人,是不是三日月宗近?”

数珠丸恒次点头:“确实。”

审神者也是在一期一振提示后才回过神来,除却利用今剑和岩融暗算政变派这一节三日月宗近不知道,其余的,都是他和小狐丸主要负责。审神者可以确定,这个本丸并不操控在莺丸手中,若他真的操控了本丸局势,政变派就不会被袭击,如今寝当番也早已畅通无阻的运行了。

“那么……”审神者颤抖着嘴唇,说,“一期一振,其实是站在三条刀派那边?”

数珠丸恒次说:“不,一期一振是中立派。”

“但是……一期一振不是为了击溃我的意志才行动的吗?”

“一期一振本身实力非凡,但他身后的粟田口大多是短刀,又都天真无邪,致使他只能在两派之间,夹缝求生。”数珠丸恒次说,“有一点,您务必清楚。那便是三条刀派和政变派的政见。”

“三条刀派支持我一夫一妻,但政变派想让我施行寝当番。”审神者说,“难道还有别的吗?”

“并非是这个,而是您更早些的政策。”数珠丸恒次说,“您治理本丸,采取的是一碗水端平、刀派制衡的做法。这个做法有利于政变派中,那些原本势单力孤的刀剑,但却阻碍了三条刀派的上升。三条刀派在这个本丸最大的政治目的,是在名义上获取仅次于主公大人之下的高贵身份,实际上成为本丸的真正掌权人。”

数珠丸恒次这样一说,审神者忽然就明白了莺丸、鹤丸国永和明石国行进行政变的动机。毕竟,换做审神者自己,将性命交在他人之手,也是反感的。

“那这……与一期一振的立场有何关联?”

数珠丸恒次说:“击溃您的精神这一点,无论对于政变派也好,还是三条刀派也好,都是有利的。因为您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或许能够一时控制您,但您依旧是头随时会反噬的猛兽。上次,政变派之所以都能安然无恙,皆是由于您的宽仁仁慈。但身为政变派的莺丸大人心里十分清楚,这份仁慈,未必会有第二次。而三条刀派,只怕也为您牺牲今剑和岩融的行为而不满。若是这牺牲,能换来他们打击政敌倒也罢了,可问题是,您选择了宽恕。可以想见,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心里会有多么不满。”

审神者说:“如果这个本丸其他刀派的刀剑联合起来对付三条刀派,他们应该就没有还手之力了吧?”

“确实。可惜,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数珠丸恒次说,“新选组的刀剑阅历太浅、经历的阴谋争斗太少,不足以让他们意识到本丸如今的局势。左文字一家选择了远离争斗,只求自保。又或者像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一样,根本不关心本丸局势如何演变。大多数刀剑都处于这三者之中。所以最终能够形成力量的,也只有您所见的如今的政变派而已。”

审神者忽而微笑起来,问:“那,恒次,在今天之前,你应该也是中立派吧?今天之前的你,又是如何想的呢?”

“……”数珠丸恒次选择了沉默,他也只能沉默。

审神者笑了笑,说:“抱歉,我问了个傻问题。”

“不……这是主公大人成长的第二步。”数珠丸恒次说,“保持怀疑,对于您掌握本丸局势,有利无害。”

审神者说:“恒次要是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我明白,你的顾虑。”

“现在,告诉主公大人也无妨。”数珠丸恒次说,“主公大人在此之前虽有天赋,但终究阅历太浅,年纪太轻,无法让人信任。但您的行动证明,您已经学会了委曲求全和忍耐,可同时也未曾失去自己的本心。”

审神者叹息,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学会,这个代价太惨重了。

数珠丸恒次说:“有一点,您务必清楚。您选择我,是最好的出路。因为我并非三条刀派之人,也与政变派持有同样的政见,既可以协助您继续保持您的权威,也可以让您不再被其余刀剑连番侵犯。可如果这个平衡再一次被打破……”

审神者不禁紧张,侧耳倾听。数珠丸恒次接着说:“……那么,您就证明您是个没有辅佐价值的主公了,我也无需再帮助您。”

“……”审神者点头,“我明白了。我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那种境地的。”

“请记住您的话。”

早餐时分,审神者选择挽着数珠丸恒次的胳膊前往餐厅。本丸的所有刀剑见到此景都不禁被惊吓到,随后审神者宣布,近侍换做数珠丸恒次。

审神者看向三日月宗近,他依旧一派悠然,仿佛此事与他无关,并没有惊吓到他。而小狐丸,他的耳朵则微微地抖动,猩红的眸子充满了审视。

早餐后,三条刀派的部屋里,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对坐着,两人看似都很平静,如果没有小狐丸微微抖动的耳朵、和三日月宗近手里一滴未饮的茶杯的话。

小狐丸叹息:“原本,我以为主公大人至少会选我们两个中的其中一个,没想到会是数珠丸殿下啊。”

三日月宗近叹息:“又多了一个劲敌啊。真是头疼。”

两人都在叹息,石切丸走进来,问:“你们两个,叹息什么呢?”

小狐丸问:“石切丸……你没看到早上那副景象吗?”

石切丸说:“这是主公大人的选择,也是没办法的。数珠丸殿下也是十分优秀的人呢,你们两个,还得再努把力啊。”

“石切丸……”三日月宗近用一种略带撒娇的语气说,“我已经很头疼了,你还要来刺激我们。”

“好好,我知道了。”石切丸宠溺地笑,问,“你们两个,要吃油豆腐寿司吗?”

“不要。”三日月宗近说。

小狐丸说:“来吧,心情已经很不好了。”

“好好,我先去做油豆腐寿司了。”

石切丸是笑着离开的,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三日月宗近说:“我,好歹也是天下五剑之一,对自身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

“我,也是稻荷神明铸造地刀,也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主公大人的。”小狐丸说。

“那么……”三日月宗近说,“就只能各显神通了。”


评论 ( 55 )
热度 ( 111 )

© 孙尘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