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审神者是妖艳贱货怎么破02(BG,NP,R18)

大量OOC,私设如山。无节操,无腐,all婶,主线剧情是源氏兄弟X审神者,一期、药研、鸣狐X审神者,R18,慢热向,慎入。

=====================================================

初雪在柜子里一直睡到了十二点的午饭十分才苏醒,鹤丸国永在这期间守在部屋,也没有出去恶作剧。

初雪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看到鹤丸国永并不惊讶。

“鹤丸……现在几点了?”

“11:56,正好赶上午饭时间。”鹤丸国永微笑着回答。

初雪还在打哈欠,她点点头,说:“你先去餐厅,就说我在上厕所,等一下就到。”

初雪走到了玄关旁的一间屋子,这间屋子是子宫初雪的更衣室,有她所有的衣裙和鞋子。初雪挑挑拣拣,实在不知道该穿哪件好。

初雪拿出一件黑色齐臀抹胸裙,当初买这件的时候她可能是脑子被驴踹了,莫名觉得这件好看,现在仔细端详,简直就像站街的ji女穿的。

说起来,以乱的身高来说,穿这件裙子正好?只要把胸围改小一点就好了。

她又拿出一件极修身的低胸露背裙,裙子的长度刚好盖过大腿,又能显示出她的姣好身材,又妩媚又性感。

恩,就这件吧。

子宫初雪换好了衣服,风姿摇曳的走在走廊上,正好碰见了烛台切光忠。光忠见初雪如何穿,又不禁扶额,说:“主公……”

“怎么了?”

烛台切光忠尴尬地说:“您能换件衣服吗?穿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失体统了。”

“有失体统?”子宫初雪挑眉,慢慢逼近烛台切光忠。光忠不自觉后退,直到自己撞到了墙上,退无可退。

子宫初雪撑着墙,慢慢逼近烛台切光忠,吃吃地笑了起来:“但是不这么打扮的话,我要怎么找男朋友呢?”

烛台切光忠说:“恕我直言,我以为正经人都会喜欢穿着端庄的女性。”

“正经人?说的应该就是光忠吧?”子宫初雪拉下了胸口,原本就凸显丰满的胸乳,更是露出了那令人遐想的幽深。

烛台切光忠忍不住瞟了一眼,脸又红了起来。子宫初雪伸手按在了烛台切光忠的腿间,啧啧,已经硬起来了。初雪笑着说:“诶……看不出来,光忠这么纯情啊?”

“住……住手主公!”

“果然,男人就喜欢我这种妖艳贱货吧?”子宫初雪抬着烛台切光忠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直视,“光忠也是,别像那些无趣的男人一样假正经嘛。”

“假……假正经?”

烛台切光忠通红着脸,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子宫初雪靠在烛台切光忠的耳畔,气呵如兰:“光忠要是来寝当番的话,我说不定会听从光忠的建议噢?”

“失……失礼了!”烛台切光忠赶紧逃开,一股脑的溜走了。

子宫初雪冷哼一声:“切,就这点段位,还想劝我……”

“主公大人。”

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走了过来,药研藤四郎无奈地说:“您不要太欺负老实人了啊。”

子宫初雪微笑:“那我欺负你,如何?”

一期一振赶忙岔开了话题:“主公大人刚刚说,男朋友的事。这是怎么回事?”

子宫初雪叹息:“你们也看到了,我都快三十了,还是个单身。考虑结婚的问题很正常吧?”

药研藤四郎扶了扶眼镜:“如果主公大人能够停止这种调戏男人的状态,很快就能嫁出去了。”

“唉,药研这样想让我嫁出去,真是令我伤心啊。”子宫初雪说,“还是你的一期尼、我的小宝贝贴心呢。”

一期一振叹息:“好了,主公大人赶紧去餐厅吧,别错过了午饭呢。”

不禁得说,子宫初雪对一期一振十分疼爱,一期一振实在太贴心了,她就不禁小宝贝小宝贝的喊起来。这个称呼,一开始还让一期一振脸红耳热的尴尬,后来他也就习惯了。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事。

如果子宫初雪这一日不出门,她就会待在本丸的走廊上,和老人组们一起喝茶。话虽如此,应该是三日月宗近等人喝茶,子宫初雪就叼了根烟,坐在那儿,和老人组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无聊……”子宫初雪缓缓地吐烟圈,“日子过得太像咸鱼了,就忍不住想搞事……”

鹤丸国永兴奋起来:“那,主公,我们一起给本丸的大家一个惊吓吧?”

子宫初雪叹息说:“我觉得,在这个本丸,除非我裸奔,否则根本吓不到他们。还不如调戏小光忠和小切国来的有意思。”

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面带宠溺的看着本丸搞事组,子宫初雪特别不爽,因为她从那眼神里感受到的信息是:日常关爱智障。

子宫初雪想了想,她和鹤丸国永在本丸搞事已经无法惊吓到众人了,本丸的大家都对他们两有了防备,那么……

子宫初雪瞟向了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和莺丸,随后带着猥琐的笑意接近:“三日月~小狐~莺儿~”

莺丸笑着说:“今天是我马当番。”

“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我和小狐丸殿下寝当番吧?”三日月宗近微笑,“主公大人请放过我这个老头子吧,您要通宵寝当番,白天还要搞事,我们这副身子骨可是受不住呢。”

“说的也是……”子宫初雪叹息一声,随后一拍手,说,“这样吧,晚上我让博多和厚陪我打斗地主,不用你们打麻将了。”

噢,对了,这个本丸虽然实装了寝当番,但是内容根本不是大多数本丸那样。子宫初雪设立寝当番的目的只有一个:陪长夜漫漫无聊通宵的她打麻将或者斗地主,还是打小判的那种。

换句话说,这位审神者,聚众赌博。

话正说着,陆奥吉守行走了过来,向子宫初雪炫耀:“主公!你看看!我的新相机。”

子宫初雪眼角抽了抽,立马拍地而起:“我(哔——)!这不是(哔——)任地狱的最新款单反吗?你(哔——)真(哔——)的有钱!”

陆奥吉守行点点头,说:“是的哦!我攒了一年的工资才买下来的。”

子宫初雪说:“你知不知道,现世有一句话,叫单反穷三代?”

陆奥吉守行点头,毫无恶意的笑:“知道啊!我还知道现世有一句话,叫赌博毁一生。”

子宫初雪脸部所有的肌肉都在抽搐,怒气值正在上升。陆奥吉守行接着说:“主公大人就是把钱都浪费在吸烟啊,喝酒啊,赌博啊还有逛街上,所以才会穷困潦倒靠接济生活啊。”

“你(哔——)有种再说一遍?”

“主公大人就是把钱都浪费在吸烟啊……”

子宫初雪立马打断:“三日月,小狐丸,揍他一顿,今天就不用你们陪我搞事了!”

三日月宗近说:“哈哈哈!甚好甚好!”

小狐丸站起来,松动了一下筋骨:“谨遵主命。”

“恩?”陆奥吉守行看着面带和善地微笑,款款接近的两位三条家大佬,面上充满了张皇无措。他缓缓后退,对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说,“那个……三日月殿下,小狐丸殿下……你们不会来真的……吧?”

小狐丸说:“对不起,这是主公大人的命令。”

三日月宗近说:“哈哈哈哈!老头子好久没活动过筋骨了,就拜托你跟老头子过过招吧。”

“呀……雅蠛蝶!!!——”

一声惨叫响彻本丸天际。子宫初雪却想,陆奥吉守行该庆幸压切长谷部不在场,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下手还算轻的了。

陆奥吉守行,中伤。


评论 ( 5 )
热度 ( 67 )

© 孙尘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