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审神者是妖艳贱货怎么破03(BG,NP,R18)

大量OOC,私设如山。无节操,无腐,all婶,主线剧情是源氏兄弟X审神者,一期、药研X审神者,R18,慢热向,慎入。

PS:我决定不写小叔叔了……感觉难度超高啊……

=====================================================

晚饭时分,子宫初雪和本丸众刀剑一起用餐。此时,一个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喂。是我,子宫初雪。”子宫初雪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开始严肃起来,接电话的时间越长,眉头皱的越紧,表情也严肃了很多。

“恩……恩……我明白了,我立刻过去。“

子宫初雪放下筷子,立刻起身,说:“一期一振,我不在的期间,你全权处理本丸的事。”

一期一振问:“主公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10659号的审神者逃到了现世,我去处理一下。”

药研藤四郎问:“主公,您需不需要带上近侍一同前往?”

子宫初雪说:“不用。”

话虽如此,子宫初雪到了现世后直接前往了时空管理局在日本设立的下属医院。这个医院说是医院,但医院的墙建了四米高,墙顶还有带电的铁丝网,大门处则是监狱样式的铁门。在铁门上方,藏着四把机关枪,如果胆敢随意闯入或者逃离这个地方,立刻就会被枪射成筛子。

当她走到门口时,两名警卫拦住了她:“抱歉,这里是私人医院,禁止出入。”

子宫初雪从她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证件交给警卫,警卫看到之后,立刻向子宫初雪立正敬礼:“子宫长官!请您进去,院长在大厅等您。”

门开了,周围一片森森的黑暗,除了探照灯和红外线外什么都没有,乍一看就像是战场,仿佛有无数亡灵在此哭号。子宫初雪陡然无惧,她的高跟鞋嘎嘎的踩出一道优美而有节奏的旋律,走到了医院大厅,医院的院长在那儿等着她。

虽说被称为院长,可这位院长穿的却是军服,子宫初雪则还是白天那一身不得体的装扮,只不过在外头套上了一间带有部队肩章的风衣而已。

“子宫长官!”院长向她行礼,子宫初雪回了一个注目礼,随即说,“告诉我具体情况。”

子宫初雪在院长的带领下前往她的目的地。二人边走,院长边介绍这里的情况:“10659号的高桥清美生下了一名女婴,但这名女婴的情况很复杂。”

“说具体点。”

院长说:“这名女婴刚刚诞生,似乎就汲取了高桥清美身上所有的生命力,高桥审神者目前已经变成一具干尸。而这名女婴的灵力正在暴走,我们控制不住。”

子宫初雪说:“单纯地灵力暴走事件,你们处理的经验要比我丰富,怎么这次要让我亲自过来?”

院长说:“我们派了人员接近,结果他们在穿着灵力隔绝服的情况下依旧被吸干了生命力,成为了……干尸……”

子宫初雪忽然驻足,这样危险的情况,居然让她来,啧。

最后一段话,院长怀着极其悲戚的心情,说话也踟蹰起来,似乎拼命忍着眼泪。子宫初雪能够理解,毕竟那是共事的同僚,毕竟,有一种物伤其类的悲哀。

总是待在本丸还是消息闭塞,给了对方可以攻击她的机会。子宫初雪佯装出一种沉重的表情,似乎极为痛苦。她拍了拍院长的肩膀,安慰说:“既然如此……那也只能击毙,以免伤害到其他的审神者。”

“但是局长说……务必要活的……”院长看向子宫初雪,“子宫长官,还有别的办法吗?”

子宫初雪的神色也是极其不忍:“但是,这个医院还有其他快要生产的审神者,放任不管的话,他们该怎么办呢?”

这句话仿佛是在问院长,院长听了,表情也很沉重。院长缓缓说:“高桥清美是个十分坚强而且优秀的审神者,她的性格开朗,平日里也很听话的配合治疗。而且,她对这个孩子的出世万分期待……”

子宫初雪叹息:“哪个母亲不期待孩子出世呢?她们爱自己孩子爱的极深,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他们。这个命令,是我下的。如果高桥清美和这个孩子有怨的话,那就怨我吧。”

院长向子宫初雪鞠了一躬:“对不起,子宫长官,是我没有管理好这个医院,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事后我会递交辞呈,请子宫长官允许。”

子宫初雪安慰他:“你将这个医院管理的很好,我以及其他四位长官都十分明了这一点。你是个仁慈富有同情心的人,所以才让你管理这个医院。你的前任,他的性格十分不好,才出现了虐待审神者的现象。如果你也辞职,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合适的人选了。”

这句话就像是在说,如果你不在,更没有人能够照顾这些审神者了,她们会遭受更为悲惨的命运。

院长低头,紧紧捏着拳头,久久沉默。

子宫初雪拍了拍肩,说:“无妨,实在是想,也可以递交辞呈。”

“是。谢谢子宫长官。”

院长压低了声音,前往部署击毙事宜。

子宫初雪就站在原地等,直到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这枪声离得很近,子宫初雪的耳朵都被震得耳鸣起来。

院长心怀愧疚的走了出来,子宫初雪递给他一根烟,说:“我知道医院不允许抽烟,但我想你现在十分需要。”

院长接过烟,子宫初雪给他点上了烟。院长猛地吸了一口,却呛得狠狠咳嗽。

子宫初雪回到本丸时,已经是深夜了。一期一振原本坐在玄关门口等,看见子宫初雪时,十分惊讶:“主公大人,您今天没有喝醉吗?”

子宫初雪叹息:“小宝贝,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难道就非得每天喝的烂醉如泥吗?哎,我这个审神者还真是毫无威严可言呢。”

“主公大人没事就好。”一期一振笑着说,“来来,主公大人没吃完晚饭就走了,想必很饿了吧?烛台切先生已经睡了,您想吃什么,我来帮您做。”

“那……草莓……”

子宫初雪别有深意的扫视着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微笑问:“主公大人,您是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我呢?“

“……”

一期一振面含微笑的问出如此不要脸的话,让子宫初雪不禁反思,他是不是被自己的不要脸给传染了。

“先吃饭。”

“我明白了。我先送您回房。”

两人并肩走在走廊,子宫初雪感叹:“啊咧啊咧,现在连你也知道如何抵御我的调戏了。真是的,我还真怀念当初那个被我勾勾下巴都能脸红的一期一振呢。”

一期一振说:“我好歹也在本丸待了半年多了,总还是要有点长进啊。不然就愧对主公大人的谆谆教诲了。”

子宫初雪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一期一振问:“主公大人,现在有心仪的男子吗?”

子宫初雪摇头:“想睡我的倒是能填满整个本丸,但是我喜欢一个都没有。”

一期一振说:“烛台切先生说的并没有错,我希望主公大人未来的男朋友或者丈夫能够重视主公大人的才能,而不是您的美貌和身材。”

“恩。这话说的比小光忠要顺耳。”子宫初雪点了个赞。

一期一振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子宫初雪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至少和他闲聊时兴致缺缺的。一期一振问:“主公大人,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子宫初雪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每天都在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呢。”

“但是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很少能让主公大人如此在意不是吗?”一期一振说。

“现在有点在意而已,等一觉醒来,我就会忘记这些事了。”子宫初雪说,“转告博多和厚,让他们先睡吧,今晚不用他们寝当番了。”

“是。我知道了。”


评论 ( 20 )
热度 ( 63 )

© 孙尘已死,有事烧纸 | Powered by LOFTER